pk10开奖历史

52小说网 > 掌中仙宫 > 第160章 一饮一啄
    秦良逃,段晓流追。

    对方的脚步很快,秦良刚直往前面跑出十多米,就被从后方追上。

    背后传来撕裂般地风声,他回过头去,迎面碰见了一杆银枪破空而来。

    转身,拔刀,刀刃敲在银枪的枪杆上,勉强把这必杀的攻势稍稍拖延一下。

    那段晓流盯着秦良手中的刀,眼神里满是愤恨。

    “这是小师弟的刀,你杀他就是为了抢夺他的兵器吗?可恶的强盗!”

    秦良简直被他逗笑了,“你在开什么玩笑?他杀我,我就杀他,还需要什么理由吗?无非就是你死我活罢了!”

    秦良目光稍微往后飘了过去。

    战局最焦灼的地方,局势正急转直下,另外几个刺杀者也没能顺利逃走,给死死缠住了。

    又因为他这个最强战力被段晓流牵制住,其他刺杀者完全落在下风,迅速开始出现伤亡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声惨叫,一个又一个刺杀者倒在了血泊中.

    秦良倒是没多么伤心,只是这些人都死光了之后,自己恐怕就得独自面对段晓流与其他镖师的夹击。

    到时候他本事再高,也只能徒呼奈何。

    “和我交手,你竟还敢分心?”

    对面的段晓流突然陷入暴怒,提枪往前扑来。

    那枪尖倏忽闪烁,画出万千道残影,把秦良牢牢包裹在其中。

    秦良勉强抵挡,又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但退出几步后,却只觉得新力未起后力不济,脚下一个踉跄,差点被枪尖戳了个对穿。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他终于在这生死存亡的危机时刻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他始终看得云里雾里不曾明了的口诀,在他心中豁然通达。

    这是白衣门下刺杀者所需要修炼的终极绝杀手段,名为“冷玄劲”,可以让人在极短的时间内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。

    这个“冷玄劲”从他丹田激射而出,迅速布满全身。

    秦良后退一步,深吸口气,然后再往前电射而去,他手中的短刀突然迸发出夺目寒光。

    他这一招快到了极致,颇有种舍身取义的味道。

    段晓流大惊失色,避无可避,躲无可躲。

    刹那之后,段晓流捂着胸口连连倒退。

    在他胸膛正中插着一把末柄而入的尖刀,这把刀正是秦良的必杀一刀。

    劲气透体,摧枯拉朽般扫荡而过,段晓流浑身筋脉寸断,缓缓仰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目瞪口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膛,然后又用愤怒的眼神盯向秦良。

    他勉强抬起手来指着秦良,想说点什么,但最终却是一句话都没讲出口,脑袋一偏,就此死绝。

    秦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腹部,段晓流的长枪正狠狠地扎在里面。

    他用力把长枪拔了出来,转而拿在手中,架在腋下。

    他咧了咧嘴。

    很好,自己拼着重伤及时做掉了对方最强的点,今儿成了。

    幸好这“冷玄劲”够给力,否则今天就翻车了。

    他又挺枪扑了出去,局势再度逆转。

    近半个小时后,这一场伏击宣告结束。

    他带来的九名刺杀者,死得只剩三个。

    包括他自己在内,最终活下来四个人。

    伤亡很是惨烈,但也无可厚非,只要顺利完成任务,对他个人而言也是好处。

    秦良发出个信号,提醒白衣门的其他苦力可以过来搬东西了,同时又是在让那个睡懒觉的家伙赶过来汇合。

    等了十几分钟,一个畏畏缩缩的身影出现在密林另一端。

    那臭小子回来了。

    秦良面无表情地说道,“你刚才是什么情况?这么大的一个人骑马通过路口,你没有看到吗?”

    这小子低下头去,不敢回答。

    秦良又问,“说,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那人这才心慌意乱地说道,“其实我看见这人了的,但我想点火却怎么也点不燃,生不起火来。”

    秦良怒而说道,“我不是给了你一个火折子吗?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那柴太湿了,我怎么都点不燃。”

    秦良瞥他一眼,“我不是告诉过你,要去捡些干柴的吗?”

    他实在无法狡辩,不敢再回答。

    但下一秒钟,秦良手中的银枪便洞穿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规矩就是规矩,因为你的懒惰,以至于我差点死在这里,所以我必须处死你。

    剩下最后三个人回到了白衣门,但秦良并未受到责罚,他不但成功的夺取了货物,还顺手做掉了青衣门的大弟子段晓流,当然是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自杀者的尸体,则是由搬运货物的苦工一并带了回来,没有什么葬礼。

    这七个人就像货物一样,摆在奴院空置的棺材中,然后被扔进了后山,就连名牌都没有一个。

    人死如灯灭,奴院中每一个死掉的孩子都是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秦良倒是心如止水。

    今天处死了自己的邻居,他倒意料之外地得到了懒惰的劣根性,也算是一个意外收获吧。

    他并不会承认,或许自己从一开始就在等待着来自邻居身上的懒惰。

    人群的暗处,有一双冷漠仇恨地目光静静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每个人或多或少的都会有一些自己的朋友交际圈,在这越是黑暗的世界里,就越是容易诞生真挚的感情。

    秦良倒是不与任何人莫名地攀交情,但他的邻居却有一个相互扶持抱团取暖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她不敢当场向秦良发难,但她却在暗中调查这至交好友的死因。

    旁人倒是没有藏着掖着,直接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这人算是这次行动里最可耻的队友,因为他的玩忽职守,差点害得大家全军覆灭。

    这小女孩稍微愣了愣,她想不明白以秦良的睿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小子最大的缺陷呢?明知道他肯定做不好,给他重新安排个差事啊。

    秦良那么机警,怎么会把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他呢?

    一个阴谋论从她心中冒起,让她越想越是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秦良得到了自己眼线的回禀,有人要对付他,在他的饭里下了毒。

    秦良把人叫了过来,指了指自己的饭盒,“你吃掉。”

    这小女孩目瞪口呆,没想到自己做的这么小心翼翼,也还是暴露了。

    无可奈何之下,她低下头去,一口一口的把有毒的晚餐吞进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秦良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杀人者,人恒杀之。

    你要为你的朋友报仇,那你就得做好被我先下手为强的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他又得到了名为愤怒的劣根性。

    可能,那人临死前对他的仇恨达到了顶点。

    但是冥冥中自有天注定,你如果不想害我,不在我的饭里下毒,你又怎么会死呢?
pk10开奖历史pk10开奖历史_v^AEQnf99 pk10开奖历史_Ew+&dxoUf pk10开奖历史_ujebtis8J pk10开奖历史_dahR-2P4K pk10开奖历史_1wT64~XeS pk10开奖历史_R5^xY&YaA pk10开奖历史__DeBj0fOe pk10开奖历史_x4i#^Z!!y pk10开奖历史_Io#hgFgcl pk10开奖历史_J1-Dfg7V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