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k10开奖历史

52小说网 > 掌中仙宫 > 第163章 得癌症者得天下
    等大约十几分钟,乌拉乌拉的警车出现了。

    下来一个可能是临时工,也可能是协警,也可能是某种不可言说的队长之类的领导。

    职务不能说得太细,否则也会4o5-1。

    这人对着秦良行了个礼,“同志,见义勇为,干的不错!”

    秦良点头,义正言辞,正气凛然。

    “当然,在我们的世界里,永远不会有境外势力到我们的郭嘉搞一些龌龊肮脏的事情,他们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小蟊贼!”

    这些人被铐了起来,车子秦良把它扔在原地,打了个滴滴,回家。

    他还知道,其实暗中有些人本就一直在观察他。

    经过今天这么一闹腾,大约某些有心人应该注意到了他不可思议的实力了,希望他们接下来不要做出让人失望的决定吧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在某一个地方某一个会议室里,某一些人经过激烈的讨论,最终彻底打消了强行控制他的念头,不再试图尝试用强硬的手段得到他这个人。

    希望他为这个社会作出贡献的方法有很多,比起大家鱼死网破弄得不愉快,倒不如悄悄地扶持他的企业让他赚钱。

    只要他能不断地生产与制造出好的产品,把该研出来的东西都研出来,就行了,那么他为这个社会作出了贡献,自然也就是自己这些人的功劳。

    戒烟烟,被改为纯粹的医药品之后销量的确暴涨。

    没要多久,秦良的匠心卷烟厂在戒烟品领域的行业影响力,迅攀升至世界第一,与此同时秦良的抗癌特效药也开始成功的铺货。

    全国各地各大城市里,他都成立了临时的销售点。

    他实行了实名制购买,通常情况下买到药的顺序都根据对方在网上下单的订单先后而定。

    但另外秦良又格外开了个口子,只要有病人拿着医院的诊断书,又或者在医生的陪同下抵达售卖点讲明情况。

    如果确定患者已经进入了癌症晚期,那么对于这些危重病人,他可以直接把药卖给对方。

    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。

    秦良就是这么仁慈,不过他的定价倒是特别的像一个商人。

    一盒药可以吃一周,每一盒的定价为十五万。

    要想最终痊愈,平均需要服药一个月,也就是四盒组成一个疗程。

    其中的治疗费用高达六十万。

    当然,以他现在的产能以及市场对这药品的恐怖需求量,他这个定价已经厚道得无法形容了。

    在国外那边,天知道有多少人看得眼红心热,但是无可奈何,因为在秦良目前的市场计划中,抗癌药只卖给华国国籍的公民。

    据说,正有不少外籍华人在尝试更改国籍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秦良倒不怎么关心,但在他回到中海时又有一群不之客出现在匠心贸易的总部大门外,是来自全国各大烟草公司和某些部门的领导。

    秦良把人放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各位,有话直说!不可能事情闹到今天这个地步,你们还要做一些让我恶心反胃的事儿吧?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烟草公司的领导站了起来,说道,“秦总,我们理解你为社会做贡献的心情,我们也很佩服你……”

    秦良摆了摆手,“别说场面话,说正事!”

    那人略微难堪,定了定神,再说道,“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讲了。”

    秦良点头,“你讲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们所知,从你匠心工艺的采购清单成本显示,你生产制造每一盒抗癌药的成本是不足一千元,你给一盒药定价十五万,会不会太高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希望你能够把抗癌药的定价放得更低一些,不然这钱,你赚的良心就不会痛吗?你得让每个人都吃得起呀!”

    秦良简直想哈哈大笑,人生真是有趣,这种话,从这样的人口中说出来,实在太好玩了。

    他反问道,“我的企业,我想卖多少就卖多少,你的手未免管得太宽了?”

    那人略微难受。

    “没有的事,我们也是站在社会普罗大众的角度,希望给秦总你一个建议嘛?”烟草部门的负责人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秦良手指轻轻敲击会议桌,他别过脸去看着这人,问道,“是谁告诉你们,制药厂的成本价可以决定它的定价了?”

    “当初瑞士诺华一款新药刚刚研出来时,成本不足五十美元,售价却高达上万美元,你们还不懂这是为什么吗?你们不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吗?”

    “研成本!各位,医药开不是做慈善,我连研成本都收不回来,我搞什么药?没有赚头,又有谁会去为了世人费心费力的研新药?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推出戒烟烟,你们嫌我卖的便宜。现在,我推出抗癌药时,你们又嫌我卖的贵,你们是在搞笑吗?”

    众人被他当场喷得狗血淋头,不过在来这里之前他们就有了心理准备,倒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于是,又有人提出到,“那秦总,你如果想赚更多钱,不然就由我们合资为你扩大生产线提高产能。”

    “合资?我钱多给烧得慌?我自己赚钱不愉快,干嘛要带你们玩?我是你们的爹吗?”

    秦良指了指门外,又看向这人,只说了一个字,“滚。”

    那人还想说什么?

    秦良再度说道,“滚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想劝他,秦良又道,“这人不滚,咱们今天不谈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当我是傻子!你们不就是指望更多人因为抽烟得了癌症之后,又能美滋滋地吃我的药而痊愈,你们想留下更多烟民嘛!”

    “但你们忽略了一件事情,话语权不在你们手上,在我手上!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的产能不是说说就能提得上去的,所以降价不可能!一分钱一分货,你们别问我的研成本去哪儿?你们管不着,你们也查不到!”

    那烟草部门的领导特别尴尬,只得摊牌道,“秦总,咱们国家烟草行业的年利税高达万亿,几乎占据了各行各业加起来的百分之十,是我们国家的支柱产业,你还是要三思啊!”

    秦良给他逗笑了,他反问道,“这位领导,那我问你一件事情,既然说是要为国家做贡献,你舍不舍得把你的房子卖了,用你的钱去为某个没有路的小山村修条公路?你能做到吗?”

    那人闭了嘴,秦良又说,“如果你先做不到,就别和我说要我来损失我的经济利益,来为你们这些人,供养沾了人血的税收!”

    话谈到这个地步,基本上就图穷匕见了。

    终于,那领导和其他烟草公司的人站起来表态,“秦总,我们可以给你补贴,按照你现在这个产能,我们每一盒药给你补贴十万!你每盒对外销售只卖五万!”

    秦良掐指一算,现在公司每天总生产的药极限可以达到两万盒,按照他们这个算法,他们每年得拿出七千三百亿来补偿自己。

    他掐指一算,去年全国烟草行业工商税利总额是11556亿元,这些人未免也太大方了吧。

    见他都有点吃惊,众人才说道,“秦总我们考虑了一下,这个行业不光是我们个人的利益,也涉及到许多企业,还有许多种植烟草的农民,我们每年利税经过这么一折腾,大概会变成四千亿!”

    “但至少行业产业链保住了,我们也会不断地寻求折中点。以后烟草的价格将会往上适当地涨一点,然后最终应该还是可以恢复到一万亿的。”

    秦良不得不感叹,这个世界,太真实了。

    他决定接受对方的补贴,这样他自己确实可以让消费者过得更轻松一些,他不但能赚消费者的钱,还能救消费者的命,还能用烟草公司的钱,去救消费者的命。

    另外,由于他这边要价太高,烟草公司和国家相关部门不得不平摊掉这部分费用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烟民还是大幅减少,烟草公司这也避免不了被重创,但至少还能活下去,对于很多病人来说,秦良和烟草的战斗是小问题,他们只知道自己能活下去了。

    至此,秦良与烟草公司的对抗,以他大获全胜而告终。

    他个人攫取走了行业绝大部分的利润,让那些人再也没什么机会享受过分奢侈的生活,倒是他自己吃得满嘴油。

    要换个人,换个处境,等待他的下场,恐怕是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但很遗憾的是,某些科研机构已经尝试过了,的确无法复制他的抗癌药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些人,等着他的药救命。

    还有那么一些人,不敢动他。

    万一把他给弄死了,没药了,自己将来又生病了呢?

    再大的权力,顶天的权力,也没资格,从老天爷的手中,从癌症的手中抢回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秦良掌握了癌症的治疗手段,就等若,亲手捏住了无数人的喉咙。

    他的命,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能这样肆无忌惮的赚钱,才能这样居高临下的与人谈判。

    不过,如今的他对于钱的概念却是淡泊了许多,他更在乎的是自己在不同行业中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毕竟,如今他的财气都已经累积到了天文数字,想怎么花怎么花,但是因为威望卡住,他就是升不了级。
pk10开奖历史_tBEXtxrf3 pk10开奖历史_J1-Dfg7V% pk10开奖历史_7j7hA8@xf pk10开奖历史_LE^pT8Xrk pk10开奖历史_fABq!-kkg pk10开奖历史_Qy#%B!60z pk10开奖历史_*w5189tWf pk10开奖历史pk10开奖历史_97?hv0kv8 pk10开奖历史_$#RVDJXtV pk10开奖历史__DeBj0fO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