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k10开奖历史

52小说网 > 宋朝探花郎 > 第一零二节 汴梁的燃料危机
    皇帝很清楚,小太监这茶不是给自己准备的。

    要准备茶,也是自己到了,才会传茶的。

    小太监回答:“回官家的话,天刚亮刘学士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点了点头,他知道刘安昨天醉得不轻。

    捧着茶碗的小太监退到一旁,另两外小太监推开门,皇帝往殿内走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刘安拍一巴掌拍在皇帝的御案上,同时大喝一声:“对了,就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这一拍,把跟在皇帝背后捧着茶碗的小太监吓的直接就将茶碗给扔了,连皇帝都吓的差一点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刘安这会心中正在狂喜。

    他记得有一份公文加了蓝签放在皇帝的御案上,这会翻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份开封府报上来的,建议朝廷效仿官仓的作法,搞平价柴来保证汴梁的柴薪,同时控制柴的用量。

    其中提到,番人在汴梁每日提供三斤柴为上限,严禁任何人偷砍桑林以及枣林等等。

    一句话,大宋的汴梁城眼下就是遇到了燃料危机。

    那么,刘安的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“安哥儿,姑丈的御案若是拍坏了,你给姑丈去寻一块好木料回来。”

    皇帝没怪刘安,只是看旁边小案上散落的公文,还是自己御案散落的公文,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倒是有兴趣,刘安大清早这么精神。

    皇帝坐下,几个小太监进来收拾碎掉的茶碗。

    皇帝吩咐道:“记下,扣刘学士五百钱,赔偿宫中这只茶碗。”

    五百钱也是钱,刘安现在可是很富的。

    香水、玻璃、镜子,刘安家里可是很富的。

    可是皇帝补充了一句:“传朕的话,从刘学士自己的月零花钱中扣,府里不得出钱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刘安心疼了,很疼。

    自己只有三贯钱的零花,这一下就少了六分之一。

    几个小太监偷着笑,然后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很快,茶与点心送来,小太监们退出去,关上了殿门。

    皇帝这才问:“看到什么公文了,这么一惊一诈的?”

    “姑丈,天下万民都知道。当今天子爱民如子,臣有一策,可为国库增加至少五十万贯的收益,还能让姑丈爱护万民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汴梁城的柴不够,姑丈可以让汴梁城的柴价往下降一半,甚至是七成。”

    皇帝听完摇了摇头:“你怕是不知道,宫里的柴都不够烧,前日宫人还在花园之中割草代柴。就算姑丈有心助百姓,国库也能拿出钱来,可柴那里有?”

    汴梁周边的树已经不能砍了。

    最近的柴都是从二百里外运来的,因为汴梁周边再砍,就只有桑林,还有枣林,以及那些已经不多的山林了。

    皇帝又说道:“刑部上书,你应该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刘安立即翻出那一份,上面的内容是,刑部建议,偷砍别人的家的桑树,四十二尺为一份,满一份劳、二份流,三份死。可就是这样,依然挡不住。

    甚至连庙宇、皇陵的树都有人偷砍。

    皇帝指着刘安手上的公文又说道:“户部那份,你可记得。”

    刘安是个好秘书,立即将皇帝说的那一份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份上面写着,汴梁城今冬预计木炭价格会高于每秤一百文。是宋开国的十倍。

    户部也准备了四十万秤的木炭以备冬天救济贫苦。

    但这数量,显然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(注,一秤是多少,请大能解答,真没找到一秤多少斤。)

    刘安把茶碗捧到皇帝面前:“姑丈,请用茶,然后移驾我家,今天吊炉烤羊,来一道唐宫名菜:浑羊殁忽。”

    “奢侈!”皇帝节俭,反对这样的奢华。

    刘安却说道:“姑丈,能解了汴梁城的柴荒,吃点好的,再来点好酒。侄儿斗胆,也请皇后前往。”

    皇帝想了想,若真能解决柴的事情,可以大宴一次。

    “好。那就备大宴,姑丈今天也奢侈一回。”

    浑羊殁忽只是一道主菜,为了配这道菜,至少还需要三十六道菜,而且都是大菜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大宋这样等级的宴会,还有一样看菜。

    用面食制作成精美的面点,只用来看,却不吃,这面点凤飞鹤舞,作的夸张的,还有几十个舞姬面人。

    刘安宴客。

    消息送回家,潘秭灵什么也没说,赶紧吩咐人去准备。

    皇帝能来家中作客,这是作臣子的荣幸。

    这一宴,至少要近百贯。

    而皇帝又召了名臣十数人,勋贵十数人,那这宴,怎么也要小几百贯钱。

    铁头狂奔回家。

    “大娘子,主君说了,吃咱家的,就要十倍的给还回来。这一餐不白请。还有就是,主君吩咐,府内炉火开到最大。”

    潘秭灵摆了摆手:“去办,大宴。”

    不用铁头传话潘秭灵也清楚的很。

    自己夫君的饭好吃?古有鸿门宴,刘安的宴就是放血的,你吃进去多少,十倍还回来都是少的。

    皇帝一到刘安府,进了正厅,愣住了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刘安的正厅有多华丽,而是门大开着,一进屋就象从冬天转到了夏天,身上的衣服立即就穿不住了。

    此时,已经是十月。

    放在阳历算,就是入冬了,外面的温度有五度,屋内的温度有二十五度。

    貂皮什么的,肯定穿不住。

    皇帝的寝宫内,放着四个炭火盆,也最多能到十度。

    皇帝的书房,两个炭火盆,最多也就是不寒。

    皇帝在屋里走了三圈,没见到火盆,也没见到有任何冒热气的,可为什么就这么暖和。

    皇后那边,潘秭灵接待。

    后院的花厅,因为门小,窗户关的严,比前面正厅的温度还要再高一些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皇后也懵了。

    前院,正厅后一间小屋。

    一只足有一人高的巨大的土锅炉前,两名炉工正拿着铲子把钢炭把炉内猛铲,刘安拿过一根铁条放在炉内,几个呼吸之间那铁条就烧的通红。

    “姑丈,此物为石炭。史料记载在汉代就开始有人使用,但此物燃烧有剧毒,在封闭的屋内燃烧一晚,屋内有多少人死多少人,绝对没有活命的可能。侄儿正在尝试无毒之法,这便是其中之一。”
pk10开奖历史_M^MLBVWr5 pk10开奖历史_I%6hw_^Ws pk10开奖历史_Zukd$5kXw pk10开奖历史_-RL@Zw9fH pk10开奖历史_&8@G*2mTa pk10开奖历史_g88_@mD&F pk10开奖历史pk10开奖历史_a0vj9JI5r pk10开奖历史_wvZr32dIc pk10开奖历史_3meUKQKtu pk10开奖历史_IWFoS7hY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