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k10开奖历史

52小说网 > 猛卒 > 第三章 修仙之术
    郭宋就像挣命一样,足足爬了三天,才终于爬到了位于香山西麓的道观前,这是一座十分破败的小道观,一共只有五间泥坯屋,小道观背后便是万丈悬崖峭壁。

    在一座快坍塌的山门上方,挂着一块歪斜的破木匾,风吹雨打使木匾早已脱漆变白,上面依稀能辨认出三个字:清虚宫。

    郭宋愣了半天,尽管他从老道士比乞丐衣服还破旧的道袍上有了心理准备,但眼前的破道观还是把他震惊住了。

    “快进来吧!”

    老道士不满瞪了他一眼道:“你以为会是什么地方,大明宫吗?”

    郭宋只得跟随老道士走进了道观,里面是一块五六十平方的院子,几名道士正在劈柴担水。

    看见老道士进来,道士们纷纷围上来笑道:“师父回来了!”

    一共四名道士,有中年人,有年轻人,但道童却似乎没有。

    郭宋已经知道老道士叫做木真人,自己虽然拜在他门下,但还不能正式拜师,他目前只是一个小道童,必须年满十八岁受戒成为道士后,才能正式拜木真人为师父。

    当然,他完全可以称呼木真人为师父,毕竟他也是清虚观的弟子。

    一个年轻道士跳到郭宋面前,打量一下他,笑嘻嘻道:“师父,这就是你找来的小师弟吗?好瘦弱啊!”

    “郭宋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你的四位师兄,年纪最大的叫甘风,长得最胖的叫甘雷,个子最高的叫甘云,这个像猴子一样叫甘雨,你还是叫郭宋,等你十八岁后,改道号为甘月。”

    木真人又道:“今天有点晚了,甘风,你先带郭宋去吃饭休息,明天再安排他的活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!师父。”

    甘风行一礼,对郭宋道:“小师弟,你随我来!”

    郭宋向木真人和几个师兄行一礼,跟随甘风向最左面一间泥屋走去。

    甘风长得一张苦瓜脸,皮肤粗糙,粗黑的眉毛向下耷拉,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,估计他最多三十五六岁,但天生老相,给人感觉快五十了。

    甘风身材中等,动作有点迟缓,他带郭宋进了厨房,厨房被烟熏得漆黑,一座土灶上架了一口破铁锅,灶台上放着十几个缺边少角的粗瓷大碗。

    甘风揭开锅盖,从锅里舀了一碗黑糊糊的东西,递给郭宋,“吃吧!都是山货,咱们这里很少有粮食。”

    郭宋这次真的饿极了,他接过碗,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,其实还不错,是用山药、蕨根和干菇熬的粥,就是太淡了,几乎没有盐。

    甘风又舀了一碗给师父送去。

    吃罢晚饭,大师兄又带郭宋去住处,师兄弟们都睡在一起,四师兄甘雨已经给他搭了一张小床,他自己做的木板,铺上厚厚一层干草,被子是一张鹿皮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你哪里的人?”甘雨笑嘻嘻问道。

    郭宋很喜欢这个热情的四师兄,他挠挠头道:“我是灵州人。”

    “灵州好地方啊!那里盛产瓜果,我最喜欢吃瓜果。”

    “四师兄,你是哪里人?”郭宋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啊!我是巴蜀人,老家益州,师父去青城山游道时把我捡来的,上个月才受戒拜师。”

    “你啷个是四川人!”郭宋忽然冒出一句川话。

    甘雨哈哈大笑,“我早就不会说巴蜀话了。”

    他拍拍郭宋肩膀,“好好睡一觉,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!”

    甘雨走了,郭宋躺在温暖的干草里,他虽然极度疲惫,但浑身酸痛得厉害,怎么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这时,他隐隐听见屋外有低低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“老二,你说师父为什么会找来一个那么瘦弱的孩童?这不是给咱们增加负担吗?”

    “师父自有他的想法,再说瘦弱一点怕什么,有师父在,最多半年,就会把他调养得比豹子健壮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说会找一个最有悟性的徒儿上山,你也觉得他有悟性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看不出来,但以师父的眼力,估计这孩子会有特殊的天赋。”

    在两个师兄的议论中,郭宋顶不住睡意的袭击,终于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次日天还没有亮,郭宋便蓦地睁开了眼睛,这是三年来养成的求食本能,他若贪睡不及时赶去饭堂,就得挨饿一天了。

    郭宋暗叫一声糟糕,一下子坐起身,灰白的晨曦从屋门上方透入,没有了上百人睡在一起的大堂,他这才想起,自己已不在接引堂了。

    郭宋长长松了口气,将头埋在鹿皮上,他似乎想到什么,又转头看了看其他几位师兄,却一下子愣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他的四位师兄都盘腿坐在床板上,双手轻拢放在丹田位置,腰挺得笔直,用一种奇怪的节奏呼吸,时快时慢,时而悠长婉转,时而急促得快爆炸,胸脯也跟着剧烈起伏。

    这是在做什么?

    郭宋心中着实好奇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练习内功吗?

    他看了片刻,却又憋不住内急,只得轻手轻脚下了床,打开一条门缝钻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来到屋外,一股寒意扑面而来,冻得他浑身毛孔都收缩起来,眼睛却瞪大了,整个山峰都被白茫茫的大雾笼罩。

    郭宋不敢走远,在屋旁撒了尿,但此时,他已经没有心思回屋睡觉了,俨如仙境般的雾气强烈吸引着他。

    他摸着墙壁向院内走去,只片刻,他的头和衣服都变得湿漉漉的,脸上凝成的水滴顺着脖子往下流,雾气太潮湿了。

    郭宋很快便现自己迷失了方向,在牛乳般的浓雾中,房屋都消失了,他只得小心翼翼摸索着前行。

    “你再向前走,就掉下悬崖了。”身后忽然传来木真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郭宋浑身一激灵,仿佛中了定身术,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什么都看不见!”

    “你转身走直线!”

    他慢慢转过身,慢慢沿着直线走,终于在几步外,隐隐看见了师父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吧!”

    郭宋紧紧跟着木真人的身影,很快便走进了一间屋子。

    屋子里十分简陋,但收拾得很整洁,墙角有座砖砌成的壁炉,里面正烧着火,火光将房间映照成红色。

    “坐下烤烤火,我们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木柴。”

    木真人笑了笑,指着一只树桩,郭宋在树桩上坐下,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,很快,浑身都暖和起来。

    “几个师兄都起来了吗?”木真人坐在一旁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在打坐,师父,他们……是在练内功吗?”郭宋小心翼翼试探问道。

    木真人笑了起来,“他们的打坐确实有强身健体的效果,但本身并不是在练功,而是在做功课,每天从五更开始,崆峒山所有道士都起来打坐做早课,这与和尚念经是一回事,每个道士都在努力修行飞升之术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……怎么修行?”

    “每家都大同小异,也就是默诵经文,摒弃杂念,全神贯注用意念飞升,总有一天你会现自己脱离了凡胎肉体,飞往三清的仙境,那你的修行就大功告成。”

    郭宋无语,修仙之术还真是简单。

    “打坐念经也能强身健体?”

    “光打坐念经不行,里面还是有些道道的,要不然每个崆峒山道士上山下山怎么都健步如飞?”

    郭宋想想也对,师父已经六十余岁了,依旧鹤童颜,精力充沛,上山如履平地,师父会不会武功他不知道,但身体强健却是事实。

    对郭宋而言,在十八岁时练就一副强健的身体,这是他上山当道士的一个重要目标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两位师兄的谈话,犹豫一下,便小心翼翼问道:“师父为什么会选中我?”

    木真人微微笑道:“你自己也想不通吧!又瘦又弱,别人都看不中的孩子,为什么我却当做宝?”

    郭宋点点头,他确实想不通。

    木真人淡淡道:“看你的处境便知道你家境贫寒,但你却能写出至少二十年功力的书法,以我的常识,这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,我实在想不明白其中的原因,只能推断你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。”

    郭宋默然,这个老道士的眼睛还真毒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该怎么修行?”郭宋岔开话题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修行很简单,从今天开始,你负责每天劈柴,然后我会传你打坐修仙之术,一个月后负责觅食和劈柴,再过几年你要去担水换物,山中无岁月,你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下去吧!”

    木真人并没有追问郭宋会书法的原因,他心如明镜,自己这个徒弟身上必然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=====

    向大家求求推荐票,等上架后,会一天三更
pk10开奖历史_DuVX+P9MO pk10开奖历史_2=f6jZFsM pk10开奖历史pk10开奖历史_NVlmC-lZZ pk10开奖历史_iX~dlrCoX pk10开奖历史_dViyou7zP pk10开奖历史_Ca@4GJbXv pk10开奖历史_t_aH9^lVf pk10开奖历史_i#IHLU1Tz pk10开奖历史_xV*&K$9kJ pk10开奖历史_ODHj4FL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