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k10开奖历史

52小说网 > 猛卒 > 第六十二章 粟特奴隶
    粟特人常年奔波在经商的旅途上,大多成群结队,很多人都是拼货,也就是几人合买一份货物,这就很容易在最后利益分配时产生矛盾,双方各有道理,很难说谁对谁错。

    为了解决这种矛盾,粟特人采取由长者来调解的方式,但如果连长者调解也失败,那么武力解决就不可避免了。

    也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,粟特人想到了一个办法,双方可以各自聘请武士来比武,由获胜一方来决定利益分配。

    然后双方的过节就算揭过,不准再继续纠缠。

    这种以武力来解决矛盾的方法已经延续了数百年,早已成为粟特人解决矛盾的准则。

    李安德想到的就是这个办法,让侄子无中生有制造矛盾,然后逼郭宋用粟特人的规矩来解决,以谋取郭宋的木剑。

    如果一方追加赌注,那么另一方也需要跟进。

    李安德高高举起镔铁横刀,对众人看热闹的人高声道:“各位,这个年轻一直想买我这把横刀,那我就把这把横刀作为比武的赌注压上,希望这位年轻人也拿出同等价值的赌注。”

    李安德瞥了一眼郭宋,目光热切地盯着他身后的木剑,毫不客气道:“我认为,除了这个年轻人的铁木剑,别的物品都配不上我这把镔铁横刀。”

    段三娘也出现在人群一角,她冷冷道:“你刚才还说用镔铁横刀加三百两银子换他的铁木剑,你说过的话随时可以改变吗?”

    李安德脸上露出一丝尴尬,又笑道:“我当然不会耍赖,这样吧!若这位年轻人赢了我的武士,除了获得这柄镔铁横刀外,他还可以再得到三百两银子,或者你可以取走我兵器铺中的任何一件兵器。”

    郭宋走上前淡淡笑道:“那就如你所愿!”

    他把铁木剑高高举起,“你赢了我,这柄铁木剑就归你了。”

    周围人一片窃窃私语,他们也感觉到有点不对,如果这个年轻汉人输了,他难道不应该是赔礼道歉,再赔偿宝瓶吗?怎么变成了两人在争赌一柄木剑。

    疑惑归疑惑,但只要两个当事人没有意见,他们也不会多事。

    李安德笑眯了眼睛,回头喊道:“康保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只见从店铺后面满满走出一名身材极为彪壮的粟特男子,正是刚才在铁匠铺遇到的打铁大汉。

    他穿上了一件短卦,布满伤疤的丑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李安德奸笑一声道:“你盼望已久的时刻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回头一指郭宋,恶狠狠道:“你只要今天比武赢了他,我就给你自由!”

    康保眼睛慢慢亮了起来,目光锁住了郭宋,深邃的眼瞳中充满了对自由的渴盼,就仿佛极度干渴的沙漠旅人发现一泓清泉。

    “让我来吧!”

    梁武走出来对郭宋道:“这种比武不一定非本人出手。”

    郭宋没想到李安德居然是让打铁铺遇到的神秘大汉出手,一时间,他心中充满好奇,这个大汉究竟是什么来历?

    郭宋见梁武要出场,便一把拉住他,摇摇头道:“你不是此人的对手,连我也不一定赢得了他。”

    梁武愕然,这个哑巴一样的粟特奴隶会是武学高手?

    李安德唯恐夜长梦多,立刻高声宣布道:“双方不用兵器,倒地就算输,开始!”

    ……….

    郭宋将木剑递给梁武,脱去外袍,里面是一身半旧的蓝色紧身武士服,他走上前,抱拳向康保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康保目光中闪过一丝犹豫,但立刻又变得凝重起来,他向郭宋点点头,摆出了一个奇怪的进攻架势,双腿呈弓步,双拳合拢放在下巴下,身体略侧,目光犀利地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这个姿势让很多人都一头雾水,但郭宋却认出来,这分明是拳击的架势。

    郭宋身体一闪,眨眼便到他面前,康保反应极快,拳头立刻如暴风骤雨般击向郭宋,这一瞬间便打出二十几拳。

    郭宋闪过他的正面突击,身体快如闪电,从侧面穿过,一记肘锤击中了他的左肋,康保闷哼一声,退了两步,随即连环三记侧踢踢向郭宋的后腰,快得无以伦比。

    郭宋已经拔身而起,一个轻巧的后空翻,跃到了对方身后一丈外。

    第一个照面在兔起鹘落间便结束了,双方只是试探,但康保却输了一招,若是双方带兵器,康保此时已经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康保目光变得凝重起来,他心知肚明,刚才的肘锤对方放过了自己,否则自己的肋骨至少要断掉三根。

    康保收起了轻敌之心,也不再用拳击攻势,下盘蹲起了马步,双掌平交叉在胸前,变成一种守势。

    这是粟特人的搏击方式,糅合了摔跤和自由搏击术,在战场上非常实用,这才是康保的优势,下盘稳定,力量强大。

    郭宋心中有点懊悔,刚才康保稍稍轻敌,用拳击术和自己对攻,下盘飘忽不稳,他完全有机会从后面踢倒对方,却因为是试探而没有尽全力。

    现在对方吃了亏,不再给自己机会了。

    懊悔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,郭宋轻喝一声,一跃而起,竟然跃起八尺高,引起周围人一片惊呼。

    他双脚快如疾雨,瞬间十几脚踢向对方的头部和肩部,虚实莫测,真正的一脚却是踢向对方的咽喉。

    康保看得极准,一把抓住了郭宋的左脚,猛地向后一甩,他实战经验极为丰富,看出这是对方的一个陷阱,如果他抓住对方的腿不放,对方就会从高处向下压来,锁住他的脖子将他直接压倒在地。

    只能用最快速度甩掉对方,使对方站立不稳倒地,郭宋只觉脚腕剧痛,对方如铁钳般的手差点把自己的骨头捏断,痛得他几乎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但康保还是小看了郭宋的陷阱,他甩开了郭宋的左腿,但郭宋的右腿却勾住他肩膀,向后猛地一带,一股巨大的力量使康保站立不稳,一连后退四五步,他试图用手撑住地面,但身体已经失去平衡,终于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郭宋却轻巧落在两步外,身体稳稳落地。

    梁武一声欢呼,激动得跳了起来,李安德刷地脸色铁青,他没想到号称河中第一猛将的康保,竟然两个照面就被对方击倒,输得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但郭宋心里却明白,康保刚才其实可以直接掰断自己的腿骨,但他没有下狠手,是在回应自己肘锤的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他向对方抱拳行一礼,“承让了!”

    康保眼中黯然,自己最有希望获得自由的机会,就这样白白错过了,他一言不发,默默起身站到一旁。

    段三娘见李安德眼珠直转,便冷喝一声道:“李安德,你是不是想耍赖!”

    李安德干笑两声,“段姑娘说笑了,粟特人一诺千金,怎么会耍赖?”

    他将手中的镔铁横刀抛给了郭宋,“这把刀归你了!”

    郭宋左手一把接住横刀,右手握住剑柄,将刀鞘微微拉开两寸,只觉一股寒意扑面而来,“好刀!”他脱口赞道。

    刀一合,郭宋眉毛一挑,冷冷道:“除了这把刀,我应该还有一个赢头吧!”

    李安德悻悻道:“安善,给他三百两银子!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银子。”

    郭宋一指康保,“我要你给他自由!”

    周围顿时一片寂静,所有人都呆住了,旁边安善忽然跳脚大喊:“不行!康保是我们用一千个金第纳尔买下来的,远远不止三百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也是你的搏击兵器,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郭宋目光紧逼李安德,“你说过的,我可以任取你店铺中一件兵器!”

    李安德捧着双手,望着天空的太阳道:“阿胡拉马兹大神啊!康保是我最忠实的兄弟,不是我的货物,原谅这些汉人的无礼吧!”

    李安德眼皮一翻,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,“你如果真想给他自由,也不是不可以,拿你的铁木剑来换,除此之外,没有别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郭宋,人从来不是货物,就算是奴隶也不算,这是粟特人的共识,李安德确实占理,郭宋想要康保自由,那他只能用铁木剑交换,可他愿意吗?

    连段三娘也饶有兴趣地注视着郭宋,他怎么选择?

    郭宋沉默片刻,手伸向梁武,“把铁木剑给我!”

    梁武顿时急了,高声喊道:“这是你师父留给你的遗物,你不能交出去!”

    康保忽然扭过头去,他的眼睛红了。

    段三娘也愣住了,这柄铁木剑竟然是他师父的遗物?她这才明白,为什么郭宋不肯换。

    “郭公子,刚才是我失礼了!”段三娘终于开口认错。

    郭宋没有回应她,他淡淡一笑道:“一柄木剑而已,远远比不上一个人的自由重要,把它给我!”

    梁武万般无奈,把木剑交给了他,郭宋走上前把木剑交给李安德,“交换吧!”

    李安德把铁木剑紧紧抱在怀中,盯着剑柄上的一行波斯文字,眼中贪婪之色流露无遗。

    “你要怎么做?”郭宋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李安德从怀中摸出一张纸,递给郭宋,“这是康保的奴契,用他的信仰担保,若主人撕掉它,康保就自由了!”

    郭宋接过奴契,将它撕得粉碎,对康保道:“你走吧!回自己家乡去。”

    康保潸然泪下,这个高大强壮的汉子缓缓跪下,向郭宋重重磕了三个头,转身大步离去了。

    李安德没想到郭宋真的把康保放走了,他摇摇头低声道:“你丢弃了一块绝世珍宝,你知道他是谁?他真名叫阿什.达尔罕,是粟特十万联军的副统帅,五年前被大食军击败,沦为战俘,几经辗转,后来在大马士革奴隶市场上被我买下,在康国,你可以用他换一万两白银。”

    郭宋冷冷看了他一眼,“我只知道你还欠我三百两银子,也罢,我也可以不要你的银子,你把铁木剑的来历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李安德眼睛一亮,能省下三百两银子,他当然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郭宋转身而去,众人都一片惋惜,梁武却很清楚,事情并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=====

    【求推荐票!!】
pk10开奖历史_X%5srX3=2 pk10开奖历史_k8_~@KZC3 pk10开奖历史_$nuRjy6@g pk10开奖历史_D#ttstTdg pk10开奖历史_s$sDY&E@Y pk10开奖历史_ewKcXIukc pk10开奖历史_3meUKQKtu pk10开奖历史_ewKcXIukc pk10开奖历史_kqD2!#z5s pk10开奖历史_Mv4v=%9ak